Our Narratives

Click here to edit subtitle

 

才華洋溢的阿爾貝托(Alberto Bustos)
和他獨樹一格的陶瓷雕塑

作者: 艾德琳  2020-07-17

阿尔贝托(Alberto Bustos)的陶瓷雕塑以抽象化的线条色彩,以及高度强烈的空间概念而闻名。他用超凡的技巧将瓷器打造的纤细且多样,并将其组合成各种三维形式,来传递他内心的感受。他的作品有时柔顺的像迎风的野草,有时张狂如火啖,有时像波涛汹涌的大海。由于这种极富想像又善于利用空间造型的创造力,使他的作品在现代艺术界中独树一格。

"Urbe et viridis"

Courtesy: Alberto Bustos

阿爾貝托的作品沒有固定的形式,也沒有開頭或結尾。他的藝術融合了各種感受和表象,讓人聯想到現實生活。一方面,他的作品標誌著現代人普遍的焦慮感。另一方面,它描繪了現代人為自由而戰的勇氣。在他的作品中也沒有所謂的“絕對”。 人們可以從沮喪中看到希望,掙扎中看到平靜,以及整體白色中看到綠色。根據阿爾貝托的說法,他倾向在作品中提供一個”出口”,给人们帶來一种希望感。在此時此刻的今日,人人都被疫情所限制,這种希望感就更加迫切了。

"Broto en blanco"

Courtesy: Alberto Bustos

阿尔贝托没有受过正规的陶瓷培训,完全靠着他的双手以及与生俱来的敏锐度来述说自己的感觉。他反覆地敲打黏土,创建各种线条,再以超现实的手法,塑造出一种视觉表现,牢牢的吸引着观赏者。尤其是他打造的大自然空间,空气的流动,摇曳的树枝,鲜明的反映出来他対大自然的渴望。他也借陶瓷雕塑,发出对社会不公的呐喊。他的独特手法深深地打动了大众近几年来,他举办的工作坊,广受各地欢迎。


我们很荣幸能采访到阿尔贝托,希望从以下的访问中,你能进一步地了解他的雕塑方法及理念。

Courtesy: Alberto Bustos

问: 你的陶瓷雕塑创作非常的独特,绝对是独一无二。你的创作灵感似乎来自你的心灵深处。请与我们分享你如何走向陶瓷创作之路。 

答: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对艺术创作充满了兴趣。我记得我从不喜欢玩父母给我的玩具。我反而更喜欢自己动手制作玩具。


在追求艺术创作方面,我先开始从事业余绘画。但很快地,我发现二度空间不足以表达我的感受。我需要立体的空间。而黏土则是最简单的材料来塑造立体空间。只须打开黏土包,拆成小块,就可以开始建模。但是,由于黏土的技术和变化无穷无尽,既便使用黏土超过25年,我还在不断地学习。


在我的艺术创作中,我也会使用其他材料,例如木材青铜等。根据我的经验,粘土是我曾经使用过的材料中,最复杂的雕塑材料。整个艺术创作过程非常费力且易碎,而且,最终的结果是由窑炉来决定。到了这一步,我们什么也不了。靠的是魔术!

"My blood is self-taught"

Courtesy: Alberto Bustos

问: 如果不介意,请与我们分享你如何制作出如此纤细精致的陶瓷。 

答: 首先,我会在纸上画草图,画下我的基本概念,做为雕塑造型的初步构想。我是自学,所以,我的创作方法是靠双手而不是靠建模工具。然后,我用自创的“启动”技术来制作细丝。


我先捡起小块粘土,然后在木板上反复敲打它们,直到呈现类似植物的形状。在我的网站www.albertobustos.es上,你可以从不同的视频中,看到我展示的技术。

我会制作不同类型的细丝;方形扁平矩形等等。我通常将颜料直接与釉混合,一起着色在湿粘土上。这样,我只需烧一次。


然后,我将它们直接组装在窑板上,以避免将其放入窑中时,有直接的接触。我还使用基纸硬纸板海绵铝箔蜡纸等材料,做不同的实验性作品。所有这些材料都会与粘土和釉料混合在一起。

"Apnea"

Courtesy: Alberto Bustos

问: 自然景观是你创作中的一个重要主题。你如何将大自然铭刻在创作中?

答: 我出生在一个缺乏自然景观的城市(西班牙瓦拉多利德)。没有海洋没有山脉没有森林.....我认为这对我的成长产生了负面影响。我一直觉得我需要与大自然为邻,心情才会愉快。


许多人认为我的雕塑再现了植物的元素,但事实并非如此。每一件作品都讲述着我一生中的一个片段。我总是意图在作品中,突显出我在城市中缺乏氧气和光线的感觉。我也在每个作品中展现希望。也许在单根的细丝上着上了颜色,或者找到了出口……那是我!


幸运的是,我后来在加泰罗尼亚的一个海边小镇,住了三年。我的周遭有了山脉和森林。自然环境对我来说变得好转。

"Isolation will end and the planet will suffer"

Courtesy: Alberto Bustos

问: 你曾说你并不按照正规的方法来创作。你能详细说明此点吗? 

答: 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我用黏土来传递信息。除了个人信息还包括围绕我们身边的不公不义,和対自然环境的破坯。我认为艺术正是质疑这些不公义现象的绝佳工具

 

问: 你同时也设计首饰。请告诉我们更多有关你的首饰设计,包括使用的材料以及样式等信息。 

答: 我通常不作首饰设计。但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试图制作一系列的项链,这些项链的形状与我的雕塑相似。这个系列的名字可以清楚的说明我的意图,那就是“有时候我会这样做”。


目前的经济非常令人担忧,所以我想打造这些项链,让人们可以用更便宜的价格买到我的作品。第一个系列共有10条,都是用白瓷和哑光釉制成的项链。我打算用黑瓷和哑光釉做另一个系列。

"Anud"

Courtesy: Alberto Bustos

问: 制作陶瓷雕塑涉及哪些步骤?何时你会认为完成了一件作品? 

答: 我的脑海中会先产生想法。我通常会在夜深人静时,去思索并想像新雕塑的造型。然后,我会在纸上画下草图。但并非总是如此。在很多情况下,当我脑海中的造型出现后,我会直接打开粘土包,进行创作。


建模比人们想像的要快,因为我​​使用的材料非常的精细而且会很快的变干燥。这迫使我得非常小心且快速地工作。我通常让雕塑在窑里干燥。当雕塑仍然潮湿时,它更具有弹性,因此容易被放入窑里。如果等雕塑完全干燥后,才放入窑中,会变得非常的危险,因为任何振动都会破坏它。烧制后,我会将完成品存放在带有多个支撑件的木箱中,以防止它们在运输过程中损坏。


我认为我永远不会真正地完成一件作品。离开窑炉后,我的雕塑件作品仍然会继续的生活。就像人类一样。有时,雕塑会受到损坏。但这不是雕塑的终结。这个损坯的事实是你生活的一部分。让我们想像一个家庭成员必须截肢,或者患病了,那么我们就应该停止爱他吗?

"We are not always the desired fruit"

Courtesy: Alberto Bustos

问: 你在世界各地举办陶瓷雕塑工作坊。请告诉我们工作坊的大至内容。 

答: 我从来没有想过举办工作坊,因为我是靠自学。我没有想到我可以教授其他已经受过训练或上过课的陶艺家。在过去的几年里,许多陶瓷研究机构都曾讯问我,是否可以举办工作坊,来教授我的独门技术。于是我答应了他们的邀请,为什么不呢?


过去四年来,我一直在环游世界,展示自己的技术。结果,我的邀请变得越来越多。目前我的工作坊有3种类型。为期3天的“细丝和纹理”工作坊,为期3天的“实验技术”工作坊和为期1天的大师班。在大师班,我会花8个小时,教授我的技术。在所有的这些课程中,我会展示自己的技术,而且还会通过视频,演示我在陶瓷领域中的创作生涯。从最初直到今天。工作坊对我来说是个很棒的经历,因为我从其他陶艺家身上,学到了很多知识,除了文化风俗风景语言外,还了解到各洲的陶艺技术及演变。

"The dead are not numbers.

They are lyrics of songs of reflection and hope"

Courtesy: Alberto Bustos

问: 请和我们分享你即将举办的活动。 

答: 现在疫情当前,很难计划。许多我原本计划好的工作坊都被推迟了。今年8月,我会在莫斯科举行两次大师班,然后在捷克共和国乌克兰意大利比利时 厄瓜多尔阿根廷和瑞士举办工作坊。我也计划在我的国家,西班牙,举办个展。


在我失业的这三个月中,我建立了新的网站www.albertobustos.es。你可以在网站上查看我即将举办的所有活动。

阿尔贝托,Alberto Bustos


“自由,我最精致的技术”

Courtesy: Alberto Bustos

从以上与阿尔贝托的对话中,我们发现他真摰的话语就像他的陶器雕塑一样地鼓舞人心。我们愿祝他的创作发展,更上一层楼,并期待他不久也能在美国举办工作坊。

阿尔贝托的网站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