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Narratives

Click here to edit subtitle

 

養曇花畫曇花的馬痴

作者: 星海 2018-10-31

 


TL養曇花經年,略為照顧修剪,管他氮磷鉀哪種適合長花,哪種適合長葉,既然花長在葉上,就任意平均施肥。年復一年,曇花愈開愈繁茂,花苞數不完。及至盛開,家人親戚賞花聚餐,開心合照,登上臉書與遠方親友分享。花謝之後,先在桌上排成藝術圖案憑弔一番,然後熬羹以饗,咀嚼曇花美人的芳香滋味。


一波又一波,花謝又開,夜深人倦懶得看,內心卻糾結不已,最後決定,還是打個燈去看看吧!怎好冷落曇花,辜負她們?她們也是有生命的啊!


有那麼一個晚上,他決定試著畫畫看。曇花總是不停地綻放,似乎婀娜微顫,直到盛開那一剎那,又逐漸合攏,最後垂下嬌弱粉嫩的脖子 ..... 夜色中花形花色實在很難掌握啊!「一定還要再畫一張!」當時那張畫雖不滿意,好友要就給了。


 
 

最近十年他開始認真油畫,上網、看Youtube,培養經驗,琢磨技巧。有不少見未曾見的驚豔:「哇!居然還有這種畫法!」


小時應他的畫家父親要求,以鉛筆素描臨摹其畫及其他名家數千張,默默耕耘,後來他父親見到這些臨摹,沒看簽名,還以為是自己畫的。這些年來,他發現臨摹真是「進步的最大推手!」可以深入掌握筆觸、顏色的運用,培養技巧,省去很多自己摸索的時間。








比如他臨摹一張獅子,就「幫」他完成了一張老虎,雖然並不滿意,那張老虎卻被人歡歡喜喜要去,做為屬虎父親的生日賀禮了。「原來一張畫可以讓人這麼歡喜!」送之何樂不為?


他愛騎馬,因此愛馬,曾參加加州州立大學 Cal Poly Pomona 農牧系,觀察野馬生態課程, 五天四夜騎馬到內華達州邊境,觀察馬群的生態。 還有一次趕一百多匹馬和騾,夏天放牧山上,秋天騎到高山把馬找回來,趕到牧場過冬,每晚只能露宿帳蓬 。他發現畫馬十分契合他的個性,因此專攻畫馬,心想也許哪天可以闖出個名堂,他會變成「那個專門畫馬的 TL」!

退休之前他曾計劃如何應付支持生活的經濟來源,辦畫展賣畫?找畫廊推銷?可是現在不這麼想了。每日吃不過三餐,睡不過一張床,能維持基本生活,平凡過日子就好了。畫畫不要變成職業!變成興趣多好!否則為得獎患得患失,畫畫都來不及了,開畫展還得裝框裱畫應酬。即使推銷自己成功,不過手頭寬些,用錢不必斤斤計較而已,過程折騰,壓力更大,自己最想做的事反而綁手綁腳。


講白了就是放下名利。「這絕不是自鳴清高啊!樂在其中才是我享受餘生最重要的事..... 每個人走同樣的路線,遲早一樣,只看如何安排領悟罷了!」


放下名利,他發現繪畫的過程最開心,好舒服。愛畫什麼就畫什麼。不在乎一尺見方多少錢,心情自然不同!畫不好就丟掉,換一張,或換個主題...


有一天他突然不想限制自己,動物也可,花也可,何不什麼都畫,自己窮開心?也因此他才畫了那張他不滿意我可喜歡的曇花,不然他家到處都是他畫的馬.....

他兒子亦嗜繪畫,常常參加名家workshop,讓自己繪藝更上層樓。現在看到父親的畫,會提供意見讓他的畫更好。他很得意地說:「以前老子教小子,現在小子教老子!」


說他是畫家他頗不以為然。做自己愛做的事情,就被稱做畫家?「我這算是哪門子畫家?別叫我畫家,『家裡畫』還差不多!」


在畫畫家族中不頂起眼,但基因促成他的愛好。餘生能「樂在畫中」,享受畫畫過程的美,「慶幸也感恩 .....一生沒有虛度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