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Narratives

Click here to edit subtitle

 

地图制作师约翰尼尔森 (John Nelson)
解说地图制作的演变

作者 艾德琳  2019-05-30

什么是地图制作?根据维基百科的定义是:

“制作地图的研究和实践。结合科学,美学和技术,制图的前提是将现实环境通过有效传达空间信息的方式建模。"


过去几十年来,传统的地图制作随着电脑的出现,取得了巨大的飞跃。在这个领域中的领导者是Esri。它提供最复杂的软件工具,帮助个人、学校和各个行业制作地图。他们还提供广泛的课程,研讨会和会议,教大众如何使用他们的旗舰产品ArcGIS,制作地图。根据他们网站,ArcGIS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地图分析软件”。


John Nelson先生是位杰出的教师。他的知识渊博,為Esri的客户教授在线制图课程。他最近与我们的读者分享了他对地图制作的见解。从他的解释中,我们可以了解地图制作是如何的演变及他个人的心路历程。

Courtesy: www.esri.com

问:你为何对制作地图感兴趣?

答 : 我在一个以教师为主的家庭中长大。我父亲是位地理学教授,母亲在中学教艺术、地理和历史。每当夏天来临时,我的父母会开车载我们三个兄弟姐妹,到全国各地旅行。因此,当我在大学并且不确定应该选择什么样的课程时(历经年幼时眼睛受伤之后,我原本以为我会成为一名眼科医生)我自然地选择主修地理学。中央密歇根大学的第一堂制图课程更大开了我的眼界。我一直很喜欢地理和艺术,我偶然地走入了这俩个领域的交集。从那个学期结束后,我知道日后想要关注的是什么,因而非常享受那段大学的时光。

 

多年以后,作为一家小型软件公司的用户体验设计师,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脱离创作的乐趣。面対无止尽的文件和截止日期的要求,我的满足感,一点一滴地被磨损。直到我感到相当的空洞,迫切地需要重新找回创作的乐趣。

 

过了五年后,我非常渴望重新制作地图。当时,我只能在空余时间去追求这份嗜好。这是自己在可以掌握的最好方式下从事创造性活动我不仅通过博客文章分享了不同的地图,还分享了如何制作地图以及背後的动机。这时自己成为一名教师,感觉很好。也使我在其他工作域领中,重新找回活力。最初,我的雇主对我制图的嗜好并不满意,我还记得有天被叫到业主办公室并且被告诫,我在博客上花太多时间。幸运的是,不久之后,我制作的地图被迅速地转传(我觉得很傻,但确实如此),我的业主反而因此要求我将博客增加到“每周至少一次”。如果不是那么及时的运气,我不知道今天我会在哪里。我确信我在很多方面都“不走运”,但我怎么知道呢!

 

所以制作地图对我来说是必须的。我对它很感兴趣,它为我的想像力提供了一个漫游的空间,并满足了我想做的事情。所有的工作都是神圣的,我感到非常幸运的是,我有幸获得了一个机会能大量发挥我的创造力,并且不断地受到其他地图制作者的启发。

Courtesy: www.esri.com

问:制作地图的关键要素是什么?

我虽然很想在这里提供制作地图的概要。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制者的内心情感品质至为重要。我认为能否制作出成功的地图取决於制图者是否拥有强烈的同理心。能够让自己陷入一种现象,并且了解它,然后在视觉上展示出来。这代表你可以用不同的视化方式,如干旱、或迁移、或抵押贷款、或污染来做不同的展示。另一个好处是,由此产生的地图在风格和方法上会有很大差异,这种冒险性是制作地图时所产生的副产品。但是,如果没有好奇感,就不会有同理心。因此,愿意尝试新技术,更多地了解一个现象,不断地问“为什么”,是制作好地图的核心。

问:请告诉我们你最喜欢的19或20世纪初(电脑时代之前)的制图师,以及为什么?

答 : 我敢肯定,我并不孤单。我对20世纪早期到中期的两位制图师,感到非常钦佩。他们是艾琳雷斯(Erin Raisz)和爱德华·英霍夫(Eduard Imhof)。雷斯俏皮地在包装纸上用粉彩画了一个大陆地质的横截面。这证明了艺术家是如何流畅地掌握其艺术技巧。英霍夫将Walensee湖的周围地形画的有如印象派,是另一个令人惊叹的例子。这些都说明对一个特定地方,如果以夸张的艺术手法,来强调其地理环境,能有效地描述这个地方的独特性。


从地图信息观点来看,我对马修·莫里(Matthew Maury)制作的地图感到钦佩他如幽灵般地在短暂时间内收集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数据,同时又能够有效地传达此数据 。令人稍微地感到不安。我是从小说“白鲸记”的一个章节中了解到他。在那個章节里,他详细地描述了季节性鲸鱼的目测图。

 

另一个很好的灵感泉源来自美国国会图书馆地图部门所提供的的推特流,里面有许许多多的早期制图师。我很喜欢回顾历史地图从中寻找灵感。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相对较新的发展,所以我倾向研究“受欢迎的”制图师

问:是否公众低估了地图制作?

答 : 当一般公众看到一张好的地图时,会根据此地图采取行动或是提出问题。这代表制图师会希望观众忽视制图前的准备,如分析和设计的努力。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对制图师来说,这是最好的结果。我曾经听说完美的电影配乐是不会被注意到。如果公众对地图呈现的某种现象感兴趣,我反而対公众不理解我事前的努力感到高兴。

 

实际上,公众未能充分认识地图制作的另一个原因来自今天人们对地图和空间分析的需求早已普遍存在而不自知我常常被人困惑地问到,人类经由不断的探索,现代的地图应该已经反映了一切,究竟还有什么需要反映 ? 我的回答是数据和移动的目标。这两者还是需要与其他事物进行比较。不只是海岸线和边界,有些你不一定能用肉眼看到。


问:人们是否仍然使用纸和笔制作地图,或者现在都变成电脑化?

答 : 绝对是的!即使在这个电脑时代,手绘地图还是很活跃。像制图师Molly O'HalloranRick Lederer-BarnesHeather SmithSarah Bell 一直在用画笔绘制精彩的地图。当代一些艺术家正蓬勃地创造有形的地图产品,比如Bettina Matzkuhn的杰出作品。在混合意义上,插图社区代表了一另个充满活力的地图制作群组,他们经常使用电脑软体来表现手绘地图的魅力和质感。提到手绘,最近我一直努力地将纹理放入我的制图中,希望这些纹理能够为我的地图,提供手绘的质感,同时也保留电脑所能提供的可分析和可扩展的优势。 制图师Dylan MoriartyWarren DavisonSpyridon StaridasWesley Jones 一直进行手绘/电脑制图的组合。这是一个有趣的时代。



问:数据和制作地图之间有什么关系?电脑是如何将数据合并到地图制作中?地图制作者需要什么样的技能来制作以数据为主的地图?

答 : 地图只是数据。当灰尘被吹走之后,可以显示结构。数据是证明潜在现象的原材料。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一个中间人,可以推动人们提问好问题,并且可以推动视化。


电脑是地图制作的巨大资源,因为我们可以依靠一系列特定的工具来描述,改进和创建地理数据。


与Esri的优秀同事一起工作,有著令人非常兴奋的机会。我可以不断向令人敬佩的思想家,创作者和老师学习。能够加入由Ken Field组成的MOOC制图团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Courtesy: www.esri.com) 


问:与制作2D地图相较,制作3D地图有哪些挑战?

答 : 3D很难。不仅对地图制作者,对地图阅读者而言亦是如此。任何地图都只是在剥离了与主题无关的细节后,呈現缩小版的现实世界。第叁空间维度为制图添加了许多挑战,如透视和大小尺寸之间的关系(这是比较制图专题的麻烦),遮挡(3D妨碍其他元素)和细节水平(地图减少内容的速度)和距离区域的精准度。但是,有些现象非常适合3D,例如视线分析(观察者可以从任何定点看到什么),深度和体积的展示。第三维可增加情感,或者其分析效益大于挑战。从近似球形的3D地图,看到我们共享的地球,非常的感人。这是扁平的地图所无法提供。因此,虽然我通常首先考虑2D,但有些情况下,3D地图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Map by John Nelson, Courtesy: www.esri.com

问:请告诉我们在制作地图时,那方面最具挑战性?

答 : 有时,你只是没有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一个项目中。对于任何创作者而言,当创造力陷入困境时,这会是创作者面临的最大挑战。当把一切都倾注于自己的创作中,每一件创造行为都是属於个人的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如果缺乏创造力,那么可能会対工作的负担感到相当地沉重,欠缺创造力所带来的快乐。我很幸运,我生命中的这些时间都是暂时的(虽然我当时想知道),幸好很少见。但是当精神变薄弱时,我会知道它再次发生了。




问 : 在你的博客上,我阅读了几篇你的文章。它们既翔实又富艺术性。你如何决定制作地图的主题; 灵感来自哪里?

答 : 谢谢!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生活在设计的环境中。这意味着几乎每次我们与环境互动时,无论是通过电脑的用户体验,实体对象,交通基础设施还是花园,都已经设计好了。在我的领域中,通常可以听到,偏重分析的制者会说他们没有设计地图或他们不是制图师。但是一切被创作过的都是事先设计好的。如果你已经制作了地图,那么你就参与了制图。我们有权力承认我们是创作者,无论我们的头衔如何我们都有责任确保人们在使用我们的创作时,给予适当的尊重更何况我们做的这些事情,都是在尽最大的努力沟通下和深思熟虑后才完成的。

   

我无法统一対制作地图的想法。有时我会被要求查看数据。有时我偶然找到了灵感。但是,在通常的情况下,当制作地图时,我会遇到数据,或者想要尝试使用不同的视化技术。这样,每个地图都会在有趣的创作链中产生。最近,我特别受到与家人互动的影响,这些互动(妈妈爸爸女儿姐姐)产生了一些另我很自豪的有趣地图。能够以这种直接的方式将这些经验编织到我的工作中是一种荣幸。



(Mapy by John Nelson, Courtesy: https://adventuresinmapping.com/ )


问 : 地图制作如何让你了解自己和整个世界?

答 : 我从制作地图经验中,学会如何描述非常大的东西和非常小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我不禁地感受到,我在永恒中是如此的短暂,同时在世界上是非常的微小。另一方面,我所拥有的工作质量非常高,我可以与一群非常有创意的人分享工具和技术。我偶尔听到他们的消息,看到他们正在做的工作,并且能够在工作上得到细微的帮助。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奖励。

问 : 个别客户是否可以与你的公司联系并根据他们想要的内容请公司制作地图?

答 : 公司Esri専门构建软件工具并且提供数据和学习资源,以便客户自己制作出他们想要的地图。我们自己很少实际构建地图,但更愿意创建一个环境,​​让人们自己能够用我们的产品进行分析,创建可视化并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我负责使用这些软件工具制作地图,撰写流程,鼓励客户和进一步推动我们的产品。这是非常有趣的,我很高兴每天早上都能从事这项工作。

希望约翰的详细解说能让读者明了地图制作的演变若想进一步了解约翰所制作的地图,欢迎点阅下面他个人的博客。

约翰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