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Narratives

Click here to edit subtitle

 

捕捉瞬间的永恒 - 访谈国际知名摄影师
梶田亮太(Ryota “Kaji” Kajita)

作者: 艾德琳  2020-07-24

超现实美的冰纹构造,在白冰与黑水的反衬中,被醒目地展现在世人面前,揭示了深藏在阿拉斯加荒野中的大自然之美。这些美丽的冰纹构造证明了大自然的力量,不但能在冰上形成变化多端的图案,更能在野蛮的环境中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启发了所有人们的关注。十年前,在一次冻原戸外之旅中,梶田先生偶然地发现了这些奇特的冰纹构造,他深为它们的几何图形所打动,就此展开了他的“冰纹构造”摄影作品系列。为了拍摄这个系列,梶田先生每年都会费尽千辛万苦寻找冰纹年复一年,这个系列成为他摄影生涯中的重要项目。多年来,艰辛的拍摄过程,不仅成为展示这些自然奇观的个人使命,还为梶田先生开启了一场自我突破的成长之旅。无怪乎十年过后,梶田先生冰纹为“禅的化身”。

Courtesy: Ryota “Kaji” Kajita  

每年,在第一场大雪降临之前,梶田先生都会在阿拉斯加的内陆,探索沼泽湖泊和河流。为了捕捉极其难得的冰纹,他不辞辛苦,忍受低温,爬山涉水,走在不稳定的冰冻水面上,就为了寻找这些独特的大自然构造。等找到冰纹后,他必须迅速地进行拍摄,因为冰纹不会持久,它会很快地被白雪覆盖,然后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没有让时光轻意地流逝,反而与大自然的规律同调,才能捕捉到这些稍纵即逝的画面。十年中,梶田先生不但积累了广泛的户外生存和摄影技能,更透过他的双眼和镜头,展现了他对大自然的深刻理解和欣赏。

Courtesy: Ryota “Kaji” Kajita

梶田先生的摄影作品不仅给自己带来了新的世界观,还为他的观众带来了新的视角。近年來他的“冰纹构造”引起了国际上的重视,分別为他赢得了第七届东京国际摄影大赛,和《国家地理》杂志的青睐。我们很幸运地采访到梶田先生,希望你能从以下的対话中,了解梶田先生在摄影美学方面如何得到启发,以及拍摄“冰纹构造”系列的过程。

Courtesy: Ryota “Kaji” Kajita

问:你的摄影作品如此的独特及有意义,请与我们分享你的摄影背景和培训。

答:当我在阿拉斯加大学费尔班克斯分校(University of Alaska Fairbanks)上学时,我选了一门基础摄影作为我新闻学主修课程之一。凯特·伍尔(Kate Wool)是这堂课的老师,她让我了解到摄影领域中的艺术表达,可以如此多样与丰富。从此,这个领域深深地吸引着我。我喜欢按下快门按钮,以及在暗室里冲印胶片和制作照片。 (是的,在2005年左右,当我还是美国大学生时,基本摄影课还是使用“胶卷”)。伍尔女士鼓励我在该领域追求更多的专业训练。她的建议不但帮助我建立了信心,更让我相信自己的原创力。这就是为什么我决定成为美术硕士学生和毕业后,成为专业摄影师的原因。

Courtesy: Ryota “Kaji” Kajita

问:为什么你会被阿拉斯加的风景所吸引,特别是阿拉斯加的内陆?

答:住在阿拉斯加是我我小时候的梦想。日本著名摄影师星野道夫的作品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除了以拍摄阿拉斯加的野生动物闻名外,也以文字描述他在阿拉斯加的经历而著称。他的著作充满了了人性及喜悦,详细地记载他与野生动物以及和当地人相遇的经历,其中包括阿拉斯加土著。看到他的摄影作品 以及阅读他的动人故事后,我就开始向往住在阿拉斯加。但是,我在日本工作,住在阿拉斯加似乎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后来我父亲突然地去世,我的生活产生了骤变。当时我大约25岁。我意识到人的生命很短暂,并且可能会突然结束。父亲的死让我惊醒到我必须充实地生活。于是,我决定造访一个远在阿拉斯加的村庄,这也是星野在阿拉斯加访问时,停留的第一个村庄。这次旅行让我认真地考虑搬到目前居住的城市,费尔班克斯。不久之后,我跟随星野的脚步,成为阿拉斯加大学费尔班克斯分校的学生。

Courtesy: Ryota “Kaji” Kajita

问:你的”冰纹构造”系列获得了全球的赞赏。请告诉我们,你是如何有这个想法?为了拍摄这些令人惊叹的照片,你必须克服哪些障碍?

答:这一切始于我的妻子(当时是女友),让我在寒冷的天气中,到户外时所发生的奇遇。当我们走到冻原附近的一个小池塘旁,在那里我们发现了第一个冰纹。它的图案是如此的神秘和奇妙,以至于作为摄影师的我,把它拍摄下来是很自然的事。然后,我开始探索湖泊和池塘,以便收集更多的冰纹图案。我经常在云杉树林或冻原的湖泊和池塘上发现冰纹。尽管它们每年在结冰时都会产生不同的形状,但是我一定得在温度低于摄氏0度的情况下,连续等待几天,才能捕捉到在刹那之间所形成的美丽冰纹。如果等太久,理想的天候可能会消失。尤其如果下雪,这种情况经常发生,白雪很快地覆盖这些精致的自然构造。因此,在水完全冻结之前,我就会开始寻找气泡,并检查冰的厚度,看能否在上面行走。会出现气泡的小池塘,往往位于低洼地区,比其他地区更早开始结冰。因此,我需要尽早开始寻找它们。我认为,捕捉这些冰纹并没有太大的障碍,需要的是耐心。

Courtesy: Ryota “Kaji” Kajita

问:你曾说过你喜欢徒步旅行,背包旅行和越野滑雪。在你看来,你的冒险精神来自哪里?因为你本身是日本人,还是因为住在阿拉斯加所使然?

答:大概是我的性格所使然,来自我内心深处的灵魂,而不是因为我是日本人。我15岁那年,乘火车去日本最大和最北端的岛,北海道。我在19还是20岁时,骑了半年摩托车,跑遍整个日本。我在21岁时,花了三个月,从新加坡骑自行车到泰国的曼谷。自从出生以来,我心中就常想着“在某处但不在这里”,我没有一个明确的答能解释为什么会如此。

Courtesy: Ryota “Kaji” Kajita

问:你的某些摄影作品很有禅意,简单,但又强而有力。请与我们分享是否日本哲学影响你的摄影。

答:我很高兴你在我的作品中感受到禅意。“禅”很难定义,而且在日本和美国之间,各自的定义有所不同。但是,我相信我的作品捕捉到了“禅”的精髓之一,那就是放开我们世俗的欲望,变得自然而且自在。有趣的是,美丽的冰纹并不是给人类或其他生物欣赏。它们发生在自然界中。它们只是在冬天开始时,安静地出现,在降雪后又安静地消失。他们本身就是大自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冰纹是“禅”的化身,而我的存在正好站在它的对立面,因为我希望运用人类的自我意识来拍摄它。日常生活的美丽和奇妙是微妙的,短暂的,并且往往太小,而无法引起人们的注意。通过摄影,大自然向我揭示了它的微妙之美。在”冰纹构造”系列中,我希望与他人分享这些短暂而且精致的大自然杰作。

Courtesy: Ryota “Kaji” Kajita

问:在恶劣的天气条件下,你会携带哪种设备从事戸外摄影?

答:我通常使用中画幅胶片相机,富士GF670和柯达T-MAX 100或400胶卷。我喜欢富士GF670,因为它只有1公斤重,在中画幅相机中,重量非常的轻适台我拿着相机走在冰冻的沼泽和湖泊上。我不使用三脚架,因为当我从上往下拍摄时,它会在冰样上产生阴影,而且需要花费时间架设。在阿拉斯加,白天的时间很短,尤其在秋末的时候,光照条件变化很快,所以我需要快速地拍摄图像。我总是随身携带多余的电池,放在外套内保暖。一次性加热垫有助于保持电池的温度,当相机中的电池温度过低时,我会更换电池。尽管我的手指发麻,但在寒冷的温度下换胶卷,我不会觉得麻烦。如果你可以戴着手套换胶卷,那就没什么问题。 

Courtesy: Ryota “Kaji” Kajita

问:请告诉我们你即将举行的活动和计划。

答:我的”冰纹构造”系列被刊登在2020年3月所发行的《国家地理》杂志上。如果你有机会看到我的作品,我会很高兴。他们还为订户提供数字版本。该网址是: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20/03/what-these-art-photos-say-about-climate-change/


另外,”冰纹构造”系列赢得第七届东京国际摄影大赛并参加该摄影大赛的巡回展览展览场地包括台湾台北的“ Wonder Foto Day”,美国纽约的“ UPI Gallery”,爱尔兰都柏林的“ PhotoIreland Festival”和日本东京的“ 72 Gallery”。我很荣幸能够参加这个比赛,因为它为我提供了很好的机会,向观众展示我的摄影作品。希望our narratives的读者能从以下的网站上看到我的作品以及查讯展览日期与地点。

https://tokyophotocompetition.com/7-winners/

Courtesy: Ryota “Kaji” Kajita

梶田先生的摄影作品,让人与大自然更贴近。除了欣赏之余,更让我想起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的这首诗:


“一沙见世界,

一花窥天堂.

手心握无限,

须臾纳永恒...” - 译者不详


我们很感谢梶田先生在百忙之中,能与我们的读者分亨他成为杰出摄影师的心路历程。
梶田先生的网站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