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Narratives

Click here to edit subtitle

 

生命的节奏

作者: 吴鸣

 

宇宙万物自有其生命节奏,人也是一样。四时农稼的春耕夏耘秋收冬藏,人生旅程的生老病死,都有其各自的节奏。


从小我们就生活在大人所安排的生命节奏里,在家做个乖小孩,到学校要用功读书,考上一所好学校;然後再用功读书,考上一所好学校;大学毕业或研究所毕业,找一个好工作。叁十年下来,我们顺著社会的价值前进,减少过程中可能犯的错误。而学校老师或辅导室会引导我们做生涯规划,不管对不对,每个人都说得振振有词。


如果生命可以预定,那麽,我们只要照著生涯规划往前走就可以了。但人生真的是这样吗?我们真的会依据生规划前行吗?在我看来恐亦未必尽然。走在路上都难免偶尔摔跤,想好的计画,做起来常常压根儿不是那麽回事,只好重新起莊,重新和泥,重新再做。


生命节奏难以预期,何况每个人的节奏不同,走起来自是天差地别,有若云泥。但在现代社会,特别是在臺湾,我们似乎已习惯这样的生命节奏,甚至常常以社会节奏为自己的生命节奏。诸如每年二月十四日的西洋情人节,好像人人都得送束花或巧克力;没有情人的亦须赶紧找一个,免得过一个没有情人的情人节。接著是叁月的日本白色情人节,女生要送男生礼物;然後是七夕的中国情人节,八月的中秋节,十二月的耶诞节;这些节日被商家大肆宣传,将节日喧腾得热闹滚滚。而一般人亦随著商家的节奏起舞,一年到头为买礼物伤脑筋。


我常常想,是不是可以用自己的节奏生活?不要去管社会流行的节日,自己高兴就去吃一顿大餐,想送什麽礼物就送什麽礼物,想什麽时候送就什麽时候送,让自己掌握生命的节奏,不是很好吗?如果用自己的节奏生活,我们便毋须随流行的节奏起舞;如果能掌握自己的生活样式,我们就毋须理会别人的眼光。天地悠悠,海天寥廓,无入而不自得,也许我们会快乐一些。


万物自有其生命节奏,人也应该以自己的节奏生活。人云亦云,随社会的节奏起舞,恐不免失去自我。与其随别人的节拍起舞,何若找出自己的生活节奏,每天做些自己喜欢的事,做做饭,洗洗衣服;读几本书,听几首音乐,每个礼拜成长一些;走走路,爬爬山,打几场球,看看山水草木,把日子过得自在一些,不是很好吗?至於生涯规划里的成功典範,初不必斤斤在意。人生的路很长,谁也无法逆料路上会看到些什麽,遭逢些什麽。既然如此,何不自在一些,让生命找到自己的节奏。至於路上的风景,四时迭替,任岁月悠然,我犹自昂首阔步,勇迈前行。



2004/1/13  写於指南山下


简介

吴鸣,本名彭明辉,台湾花莲人,原籍客家,1959年生,东海大学历史系毕业(1981),政治大学历史学博士(1993)。乞食讲堂,无所用心。爱乐成痴,书画自悞。是一个爱乐人,文学创作者,书法爱好者,舞文弄墨,优哉游哉。


曾获第五届时报文学奖散文首奖,叁次国军文艺金像奖,第十八届报导文学银像奖、第十九届长诗金像奖、第二十届散文金像奖,教育部文艺奖创作奖散文首奖,中国文艺奖章等。研究範围为中国近、现代史学史;文学创作以散文为主,内容主要以成长历程的农村经验,以及历史情境的思维为主题,记录了1960-1980年代的花莲农村生活,并以所受史学训练,关怀斯土斯民的人文经验,1990年代以後渐转向学院式思考。曾任《联合文学》执行主编、丛书主任,联合报编辑;现任政大历史系教授。曾任《联合文学》执行主编、丛书主任,联合报编辑;现任政治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吴鸣的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