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Narratives

Click here to edit subtitle

 

香港香海正覺蓮社佛教陳世宏小學演出記

                                                                                                                                                                                                                       作者: 袁琛兒 2019-01-31
 

Courtesy: Chener Yuan

當我被我的贊助人洪宗巧筠太太邀請去香港香海正覺蓮社佛教陳世宏小學為應屆畢業生表演時,我感到很榮幸,但同時也心有所慮。我很樂意去參加畢業典禮,我希望看到那些朝氣蓬勃的臉龐。而且對於我來說,畢業典禮是一個神聖的儀式,我自己在San Domenico高中的畢業典禮是我一生中最特殊和珍貴的回憶;在那天女孩們(因為是女校)都穿上了純潔的白色禮服,和老師、家人、朋友一起禱告,一起展望未來,一起揮手告別。然而令我心中所慮的,是因為發出邀請的是一所佛教學校,它跟我自己的天主教信仰有所不同,而我打算演奏的曲子是巴赫的小提琴無伴奏奏鳴曲,雖然這首作品是屬於巴赫所寫的世俗音樂,但是對基督的讚美還是能從音樂當中被辨認的。


不過當我到達學校的那一刻,我內心的擔憂就被消除了。當天的天氣并不添彩,空中還飄著牛毛細雨。當我和洪太太下車后,校長Tze Hang Fong小姐和其他的工作人員早已準備好雨傘等候多時了。他們的細緻和貼心讓我很感動。當我們被工作人員的雨傘“護送”進了學校的主樓,映入眼簾的是左立在大廳中間的一尊佛像,它端坐在神態上面,威嚴卻又慈祥。它使我回憶起了那尊我在San Domenico高中每天都會瞻仰的聖母瑪麗雕像。


當我們還在等待典禮開始之前,我有機會和董事會一員Sik Ku Tay法師講話。我告訴了他因為自己是基督教徒而心有所慮,且問他如果演奏巴赫的作品是否合適。他解釋到其實就讀于此校的學生大部分都不是佛教徒,所以演奏與任何宗教有關的曲子是完全可以的。在聊了一會之後,他告訴我其實他從小是生長在一個信奉基督教的家庭,他是在青年時期的時候接觸到了佛法才決心皈依。從對話中我能感覺到他是一個很有智慧的人,也是對兩個宗教系統都了熟於心的。


典禮在10:30開始。我與洪太太和其他的老師們一起坐在第一排。因為我的表演被安排在了整個畢業典禮的最後一個作為結束,我坐在場內觀摩了典禮全程:頒發證書,感言和禮物交換;其中也包括了整個典禮的高潮:由學生們表演的單輪車秀。孩子們靈巧又技術嫻熟,他們手握著彼此的手,組成的車陣不斷地變換圖形,這樣充滿著技巧和藝術性的表演使團隊協作的魅力展現得淋漓盡致。

Courtesy: Chener Yuan

我在最後上了舞台,介紹了我自己,也介紹了我將要表演的曲子。第一首曲子是巴赫C大調小提琴奏鳴曲的廣板樂章。在表演的初始,我感覺到了台下些許的動靜;先前的單輪車秀讓整個房間的氣氛熱鬧非凡,年輕的觀眾們顯然還沒有平復自己興奮的情緒。在我演奏了幾句樂句后,他們看起來則慢慢進入了巴赫所創造的平和安靜的世界中。因為我演奏的兩首曲目是同一首C大調奏鳴曲中的兩個連續樂章,我在廣板樂章的結尾並沒有表現出樂曲結束的感覺,而觀眾也明白了我的意圖,並沒有響起不合時宜的掌聲。緊接著,我開始演奏急速的快板樂章。當我在演奏音樂中飛速變換的音形時,剛剛觀看的單輪車秀浮現在了我的腦海之中。兩者有著相同的精準結構設計和美妙想象的結合,這使我意識到,音樂和體育其實也是相通的。在樂章強有力的結束后,他們為我獻上了十分溫暖的掌聲,而我也報以笑容,來感謝他們所提供的這難得的機會。


我想,也許在這所學校演出是命運的安排。在一開始,我個人帶有的錯誤偏見使我在面對這樣的邀請時遲疑了。但在我了解了這所學校,校長老師和學生們之後,我意識到這兩種完全不同的宗教依然有著一些相通的理念:教導人們友好有愛,且一視同仁地對待他人。因而兩個宗教的信徒都十分的謙遜并關懷他人。我被這兩種宗教的力量深深打動,也目睹了兩個不同宗教如何產生類似的“果實”:使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這次的演出經歷使我打開眼界,對世界有了新的認知;它對我的人生而言也是非常重要的一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