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Narratives

Click here to edit subtitle

 

1863年俄罗斯帝国海军太平洋中队在美国旧金山

作者: Cathy Gowdy, November 2016

在美国南北战争中,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历史事实与加州的马林县有关。一个俄国舰队在1860年代初驶入了旧金山湾区。这个舰队最终违反了沙皇的官方命令,停留在湾区以便支持美国北方政府稀少的海军舰队,因为该舰队担心法国和英国的舰都可能只会支持南方军队。其中一艘船在10英里海滩附近搁浅,机组人员最终步行到旧金山湾区湾求救。 

://www.ijnhonline.org/.../book-review-friends-in-peace.../


资料来源: C.Douglas Kroll, “和平与战争之友”,俄罗斯海军对美国南北战争的里程碑访问,波托马克书籍,2005年。 xii和288页的尾注,参考书目,索引。

安德鲁·兰伯特评论
伦敦国王学院 

Fort Point in 1850s

俄罗斯帝国海军太平洋中队于1863年7月抵达旧金山,在那里停留了一年人们用几种截然不同的方式来解释它。虽然乍一看,美国与沙皇俄国之间的关系似乎很不寻常,尤其将民主共和国与压制的专制帝国联系在一起。但这种奇怪的伙伴关系却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两国都是地源广阔,真正的大陆性陆地,并且充满了征服的味道,分别夺取了墨西哥和中国的大片领土。在这两国中,并吞土地的野心和不断扩展的疆界都与宗教信仰和文化认同有关。在1860年代,两国都面临分裂的危机, 例如1861年的南方邦联和1863年的波兰起义。两国都有大量奴隶人口,俄罗斯农奴的自由度和美国南部各州的奴隶没有两样。这些加乘因素远远超过任何意识形态的分歧。


至关重要的是,两个国家都担心当时英国在全球的影响力和经济实力,以及英国最尖端的力量 - 皇家海军。在1812年至1814年间,美国深深地感受到了英国经济战的实力。俄国人也在1854-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中吸取了教训。在那次冲突中,美国人支持了俄罗斯,提供了武器和情报,甚至提出要为其经营巡弋。克里米亚战争过后,塞缪尔·柯尔特(Samuel Colt)和造船商威廉·韦伯(William H Webb)等美国企业家迅速从俄罗斯的军备计划中获利。这是建立在利己和共同仇恨之上的伙伴关系。


当南北战争爆发时,俄国在意识形态上不愿介入他国内部的动荡,拒绝了法国政府当时的呼吁,没有加入欧洲外交干预。1863年,为了表示感谢,美国联邦政府支持俄罗斯反对波兰的民族起义,而英国和法国为此提出了抗议。两个大国同时都面临危险的内部分歧,以及来自伦敦和巴黎的外部压力这一事实形成了两国地缘的战略伙伴关系。


在克里米亚战争中,无法从波罗的海和黑海出海的俄罗斯舰队实际上是毫无用处。从此吸取了教训後,俄国人于1863年将波罗的海和太平洋中队派往美国,以防波兰起义演变为第二次克里米亚战争部分原因是美国人已经向他们提供了纽约和旧金山的维修权限。旧金山是联邦政府(北方)的一个重要成员,在战争期间,价值约1.73亿美元的黄金通过其港口并经由轮船运到东方。南方邦联非常了解这些船运,试图劫持其中一艘船。这座城市対南方邦联同情者的来临感到紧张,而且为防御上的缺失感到忧心。现在位于金门大桥南端的堡垒点(Fort Point)是新建成的,但防御性不是特别强。在北岸没有连接电池的情况下,敌人很容易攻入。恶魔岛相対地比较坚固,但直到1864年,才接收到能击沉15英寸罗德曼号枪的武器。美国太平洋中队包括一些轮船和帆船。其中的监视船卡曼奇 却被分节,在卸货之前沉入了海底。尽管后来被捞起,但也只是在威胁过后才入伍。因此,北方政府非常欢迎一个强大俄罗斯舰队的到来该舰队愿意保卫港口免受南方邦联(及英国人)的袭击。总而言之,俄国舰队中的一艘船诺维克 在雷耶斯角被击沉,但其他的五艘船则安全抵达旧金山湾区,停留了一年。这期间,俄罗斯水手帮助旧金山市扑灭了大火,且在当地花了很多钱如在马雷岛海军船坞进行维修,供应和运煤,最后并举行盛大的舞会。此外,旧金山当地商人希望能确保进入扩大的俄罗斯市场也就是阿穆尔河三角洲(Amur River delta)新近占领的中国领土亦是现代弗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ck)的所在地。当罗斯舰队完成了维修,波兰起义也结束波波夫将军就带领着罗斯舰队离开了旧金山湾区,最后一艘船于1864年8月离开。


这是外交和战略互动的一个很好的案例研究,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还有一些小错误,俄罗斯旗舰 Bogatyr所称(蒸汽螺旋式轻便巡洋舰)携带17挺枪,而不是第70页上她的48挺,而沙皇亚历山大没有调解1812年战争,他的提议遭到了英国的坚决拒绝 – 当时他们的盟友反对拿破仑。

Fort Point in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