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 Narratives

Click here to edit subtitle

 

从一丝不苟到意外即兴 - 芭芭拉.克罗宁的艺术创作

作者: 星海 2018-10-17


Courtesy: Barbara Cronin

芭芭拉 . 克罗宁 Barbara Cronin 从小喜欢画画,有一次画了些建築图得了奖,就梦想长大要主修建築,结果进了波士顿附近的安迪考特女子学院 Endicott College 艺术系上课, 那个校园有美丽的庭园造景,可是只上了一年,因为她有一次不小心摔到鱼池里,又不想错过早餐,只好满身腥溼走进餐厅 … 或许还有别的原因吧!既然回不去,她就到芝加哥艺术学院与费城艺术学院修习艺术与摄影、杜帕吉学院 College of Du Page 学习製图,及欧龙尼学院 Ohlone College 学习水彩。

Courtesy: Barbara Cronin

毕业之後她找到技术插图员的工作,配合法庭办案所需绘製插图,比如车祸後汽车爆炸的场面。这类插图通常是以黑白灰等色处理,但她喜欢在「好」的部份加上「美丽的」颜色,「不好」的部份加上红色!身为唯一的女性职员,她面对不少工作环境上的困扰,不过,也是在那里,她遇见麦克,之後结为连理。
Courtesy: Barbara Cronin 
Courtesy: Barbara Cronin 

我所知道的芭芭拉,向来是一个严谨的水彩画家,虽然每週四她都到佛利蒙画会,和一批艺术家一起编织打毛线玩布料创作。她的用色透明乾净,线条一丝不苟,显然事先有严密的规划,画时有中规中矩的处理,绝不容许转弯绕道,或即兴挥灑!


可以想见她的打扮也是如此:看来受过良好教育,穿著保守普通,不特意打扮,髮型永远是一个样子,同样适中的长度,乾净整齐。

Courtesy: Barbara Cronin 


数月前我万万想不到,眼前竟然出现了一张完全抽象的画,以黑色麦克笔画出摩天轮般转动扭曲的「视觉通道」,重叠在满佈方形色块、图案,甚至像擦笔塗抹的画纸上。「通道」末端有时线条突然变成逗点般的圆球,似符非符,亦或另类字符?


怎麽回事啊!我问她:「妳未免玩得太开心了吧!」


「是的!」,她定定得望著我,斩钉截铁,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我只想为开心而画!」

类似这样的近作属於她的「意外发现 Serendipity」系列,灵感得自德比 . 威斯 Deb Weirs 很酷的素描、设计、文字交错的艺术日誌,以及伊斯兰艺术家以字为绘,迴异呈现「文字」的书法,也是她平日喜爱的缠结图案与曼陀罗的延伸。

Courtesy: Barbara Cronin 

Courtesy: Barbara Cronin 

她一向喜欢描写细节,以及乾净的转角。设计绘製曼陀罗时,著线敷色,加上细节,有如进入一个冥想沈静的世界。绘製缠结图案时,她先界定「空间」,然後随意填入一些线条,形成不同的图案。的确她数十年来画的成千上万缠结图案无一雷同,绝不重複。


我沿著墙上一张「意外发现系列」的「视觉通道」看去,遇到好似若隐若现的十字、弦月、似眼若星的球体,锯齿型的线条、远处的城市 … 「这就是我所谓的系统性宗教,互缠互绕又各自迴异!」受到凯伦 . 阿姆斯壮 Karen Amstrong 『神的历史』的影响,她认为各大宗教皆从彼此而生。


回忆她父母搬家到阿肯萨州时,住在一个入口有大前门的社区,那里每八百英尺就有一间教堂,因为教派虽同,却无法达成共识。「不觉得很滑稽吗?」她以为宗教应该属於个人内心的修行,可是一旦规则化,就不再属於个人的範畴,「那不是很矛盾吗?」


「我不喜欢别人告诉我要怎麽想!」在绘画评论中常常有人对她说:「我不认为那是妳想做的。」「我快疯了!」她说:「因为那正是我想做的,只是没做好!」


抗拒规则,拥抱意外,层叠交错,现在这些抽象系列,不再讨好观者,不为装框掛墙,而是源自内心,为过程,不为结果。


当然这并不表示她就可以任性不负责恣意而为。艺术毕竟是艺术。墙上掛著提示色彩学的色轮,柜前贴著小纸条,上面写著:「整体性、协调感、矛盾、重複、方向、质感 … 」

Courtesy: Barbara Cronin


她先生麦克非常赞成她的「艺术实验」,让她把家里多馀的一个房间改成画室,曾经住在这间的男孩沈迷玩具车,把地板刮得伤痕累累, 「因此再刮也不怕了!」书架、打毛线的行头占据左墙,其他都是水彩、手工书、拼贴画、写生画册、手工信封,及新「实验」的天下。现在容易上网结群,一旦得知什麽新材料新灵感,她就非买不可,并且立刻实验。


她还是继续为生日礼物、结婚礼物 … 创作「产品」, 不过似乎她已踏上「意外发明」的不归路!在这开心创作的国度「只恨玩具太多!时间太少!」艺术岂不正应如此?